anna sui眼影怎么样(anna sui香水怎么样)

日期: 浏览: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20年第1期,原文标题《2020是什么颜色?》,严禁私自转载,侵权必究

色彩的影响力远超出了我们的视觉层面。

记者/杨聃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Balenciaga 2020ss


“抚平焦虑”的经典蓝

可能是日子不好过吧,潘通色彩研究机构将2020年度颜色定为19-4052经典蓝,很多时尚评论人表示,“蓝色很好,但是不是保守了点?”这话不是对蓝色有恶意,甚至是极大的褒奖,毕竟大部分时髦精喜欢的颜色,平常人根本穿不到身上。有数据显示,蓝色是最被钟爱的颜色之一,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大量存在。

经典蓝比它的蓝色系同胞午夜蓝浅,比靛蓝深。要想确切地“脑补”它,可以参考蓝莓、百事可乐易拉罐的颜色,同时它也是黄昏时分更抢眼的晚霞、夕阳“对峙”的天空背景色。潘通色彩研究所执行董事莱亚特丽斯·艾斯曼(Leatrice Eisem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世界各地的情况似乎有一点……我不想用‘动荡’来形容,但还是可以说有一点不稳定”。艾斯曼并不想影射任何政治信息,潘通把全世界的焦虑和压力归咎于更普遍的敌人——科技,“它加速了事态的变化,我们已经快要无法承受所有涌进来的东西”。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菲拉格慕2020ss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菲拉格慕2020ss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菲拉格慕2020ss


所以,潘通选择了经典蓝色,它满足了人们对“可靠、稳定的渴望”。经典蓝代表着“没有攻击性”“容易引发共鸣”,以及“诚实”。在毕加索、胡安·米洛、塞尚、夏加尔等很多艺术家的作品中都能寻得经典蓝的踪迹。凡·高在完成《星空》后曾在给弟弟的信中写道:“没有什么颜色比钴蓝色更能为事物加上气氛了。”尽管几个世纪以来,艺术家和作家都用蓝色代表忧郁,但如今的年轻人很少会把蓝色与悲伤联系起来,虽然这点也存在不少反驳。

作为受到视觉潮流行业密切关注的营销噱头,潘通已经连续做了21年。在当代文化的叙事背景中,色彩很大程度上与身份有关,比如粉红色代表“千禧一代”,黄色代表“Z世代”。伴随着社交媒体兴起,高调且神秘的霓虹色几乎成为网络文化中名人的代表色彩,从卡戴珊的荧光绿比基尼,到小金妹(Kylie Jenner)身上常见的荧光橙连身裙,再到麻辣鸡(Nicki Minaj)穿的霓虹黄羽绒服……霓虹色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病毒传播,继而快速带动着社交媒体上的时尚趋势。《色彩革命》的作者雷吉娜·李·布拉什奇克表示,本质上讲,潘通的年度色彩就是让一种颜色成为名人。色彩的影响力远超出了我们的视觉层面。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香奈儿2020ss


事实上,还有很多机构在做类似的预测,比如专注于香水的科蒂集团在2020年主导叙事色是绿色,与此同时,从墙面装饰品牌如多乐士,到潮流预测机构WGSN家,都选择了与再生和重生有关的颜色,无论是深是亮,绿色在最原始的层面上让人安心。尽管如此,潘通还是选择了一种更加民主的颜色,蓝色更适合每一个人。这已经是潘通第六次选择蓝色谱系了:2000年的蔚蓝、2003年的水色天空、2005年的蓝色绿松石、2008年的蓝色鸢尾花、2016年和蔷薇石英粉一起当选的宁静蓝。此次的经典蓝被定位在海蓝色和墨色的昏暗天空之间,它远离了暗色调的束缚和墨守成规但又缺少孩子颜料盒里的简单快乐。

此番,潘通第一次在通告中附带多感官的彩蛋。他们准备发布以经典蓝为灵感的音乐,一首名叫《生动怀旧》(Vivid Nostalgia)的电子流行歌曲,以及经典蓝的浆果茶和柔软面料,把色彩打造成一个完整的消费者体验。奢侈品电子商务平台Moda Operandi基于数据,观察到一直以来市场表现和潘通的预测相互呼应:2017年到2018年,该平台的紫色商品订单增长了28%(2018年度颜色电光紫);2018年到2019年,平台上粉橙色商品销售量增长了62%(2019年度颜色活力珊瑚)。

今年也不外如是。2020春夏男装秀场,Off-White以美国涂鸦艺术家Futura为灵感,服装上的蓝色的线条像他在建筑外墙上留下的点点线线一样耐人寻味;Dior虽不是完全的经典蓝,但以渐变渲染的蓝色用来调和白色。当经典蓝进入女性衣橱,它被用来表现成熟和深谋远虑。Chanel 2020春夏秀场被设计成巴黎的屋顶,发布的83组造型,廓形灵动,展现了量感的微妙平衡,其中的蓝色牛仔服流露出一向的洒脱和独立。Balenciaga 2020春夏系列的T台背景简直就是一片蓝色的海洋,模特鱼贯而入,廓形的塑造依旧是重点,夸张的垫肩充斥在大多数单品中,肩膀的重点突出,表达出对“力量感”的追求。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Balenciaga 2020ss


你说的蓝是哪种蓝

从13世纪开始,蓝色作为贵族王室的颜色与红色抗衡,随着宗教改革及其相应价值体系的产生,蓝色成为威严道德的颜色,而它的对手红色则不是。直到浪漫主义时期,蓝色才最终永久地居于最受欢迎之列。虽然蓝色谱系没有那么庞大,但是每个人口中的蓝色,也不见得是同一种蓝。

最早对时尚产生影响的蓝是“埃及蓝”。不同于来自稀有矿物质青金石中的蓝色颜料,古埃及人使用硅、黄铜、碱、青柠来炼造自己的蓝色,后被称为“埃及蓝”。它也是世界上最早诞生的合成颜料。在古埃及,蓝色与天空和神旨联系在一起。史上第一任时尚偶像埃及艳后,眼睑上总会覆上厚重的蓝绿调眼影。那是眼影的全盛时期,所有社会阶层的男女都毫不吝啬地涂抹有色矿物粉,据说是为了防止细菌感染。伊丽莎白·泰勒在饰演埃及艳后的时候,化妆师融入了自己的创意,在绿色中添加更多蓝色,映衬了泰勒梦幻般的紫色瞳孔。

1959年首款芭比娃娃面世之后,从IT Girl到全职主妇都涂起了冰蓝色眼影。化妆史学家雷切尔·温嘉顿(Rachel Weingarten)认为蓝色与六七十年代的“权力归花儿”(Flower Power)运动相关,年轻人拥抱更阳光的色彩,借以拒绝50年代的死气沉沉。在温嘉顿看来,这是一整代人的改变,她们不再觉得颜色是怪异的,而是自我表达的方式。

然而从崔姬充满生机的眼眸,到电影《Buffalo’66》中克里斯蒂娜·里奇无望的凝视,蓝色眼影的意义又变了,它从代表愉快与自由,演变成了格格不入与极强的人造感。没有人比大卫·鲍威更懂得蓝色使人共鸣的力量。他在《Life on Mars》时期的蓝色眼影令人过目难忘。鲍威的研究者注意到他对化妆品的使用——涂白的面孔、鲜艳的红发、亮蓝色眼影,都可能与波普艺术相关,与此同时鲍威对亚洲脸谱艺术也非常感兴趣。他在1974年Diamond Dogs巡演中就画了日本歌舞伎面妆。“蓝色眼影”像鲍威深知的一样,造就了一种面具感。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Céline2017ss


当化妆师要表达强烈的想法时,蓝色永远是最好的工具。明星化妆师帕特·麦克戈拉斯(Pat McGrath)认为,在蓝色眼影几十年间的演变历程中,它始终代表着异域风情和极致性感。千禧年初帕特为Versace设计了几款蓝色妆容,又在Anna Sui2017秋冬系列的夺目蓝色眼妆中加入了DARK STAR 006的味道。“蓝色眼影已经彻底改变了烟熏妆。”她说。

如果用在纺织物上,靛蓝的影响力更大一些。18世纪,靛蓝成了备受追捧的进口品,这种渴求刺激了欧洲国家与美洲间的贸易战争,加剧了非洲奴隶贩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赞助了美国独立战争。直到1880年,人造靛蓝日渐普及,至今仍然是服装行业的首选用蓝,T台天桥上的常客,也是安迪·沃霍尔口中“I want to die with my blue jeans on”的那种蓝。

2020年的流行色已发布,这一次,普通人也终于可以驾驭了

Off-White 2020ss


如果把靛蓝的饱和度再调高一些,就会得到克莱因蓝,它的专利申请者伊夫·克莱因曾被《纽约客》评价为“最后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法国艺术家”。传统的油画调色油常令蓝色颜料在干燥之后暗沉无光,而天鹅绒质感的克莱因蓝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它更纯粹凝练。1960年,克莱因找来三个裸体模特涂上克莱因蓝,在交响曲的衬托下,将她们涂满颜料的身体变成一支支画笔在画布上作画,由此形成独特的形状与肌理将行为艺术与行动画派结合。

此后,这一抹饱和艳丽的蓝对时尚、设计和艺术影响深远。Maison Martin Margiela 1989春夏秀场上,模特穿着鞋底蘸有红色涂料的Tabi,在白色的T台上留下一排排鲜红色印记,其操作与《蓝色时代的人体测量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Céline在2017年春夏系列用带有蓝色肌肤印记的白色连衣裙向它致敬;在英国导演德里克·贾曼拍摄的电影《蓝》(1993)中,从始至终都是满眼的深蓝色,没有画面或情节,也没有人物,只有诗意的背景音乐和贾曼安静的自白。

蓝色附着在数不清的故事上被赋予了太多意义。不过,就拿今年的经典蓝和普鲁士蓝来说,又有多少视觉行业之外的人,会注意到它们之间的差别呢?

更多精彩报道详见本期新刊《看懂卢浮宫:我们为什么迷恋艺术》,点击下方商品卡即可购买

【三联生活周刊】2020年第1期1070 看懂卢浮宫
¥15
购买